游客,欢迎访问畅想之星电子书! 登录 注册 客户端下载 您的建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 详情

党史党政影像系列② | 重温开国大典,见证伟大历史时刻

发布时间:2021-09-08

党的百年历史像一条浩荡向前的大河,我们从中截取了一朵又一朵美丽的浪花,集成了畅想之星党史党政数据库的影像频道,内容包括红墙记忆、开国大典、家国记忆、父辈的旗帜、烽火连城、风云记录等六个系列的百余部高清专题纪录片,视频总时长超过5000分钟。

本期红色影像聚焦上世纪50至60年代建国前后这一重要历史时期的故事,重温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的光辉历程。



01



《第一声国歌》

图片


导语

每当看到国旗舒展飘扬,每当听到国歌浑厚雄壮,这位老人总能回想起1949年10月1日那个振奋人心的下午。

人物介绍

罗浪:军乐队指挥。

创作改编了近200首歌曲和军乐曲,曾指挥开国大典典礼音乐,曾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

图片
图片


向上滑动阅读背后故事

1949年,全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成立。在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华北军区承办开国大典,开国大典军乐团的总领队、总指挥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华北军区军乐队队长罗浪身上。他受命组建联合军乐团,担任开国大典联合军乐团的总指挥。

开国大典上演奏什么乐曲一直没有确定,在阅兵指挥部的筹备会上,对使用什么乐曲意见不一,有人提出使用当时国际通用的礼乐,就是德国的典礼乐,有人主张借用苏联的红色乐曲,而罗浪则提出第三种意见:使用由解放区早已流行的中国革命乐曲改编的乐曲,作为我们的典礼乐曲。

会议主持人、阅兵指挥部主任杨成武将军,提出将三种意见报送阅兵总指挥部决定。他个人倾向于罗浪的方案,会后让罗浪列出详细方案报送中央。经层层批示后,毛主席批示:“以我为主,以我国为主”九个大字。这不仅是开国大典礼乐的原则,也成为新中国典礼音乐的准则。

在距离大典不足40小时的9月29日,罗浪又接到了一个迟到的通知,9月27日在全国第一届政协会议正式通过《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忘记及时通知罗浪。时间紧迫,罗浪只能配用了最简单的八度和声进行配器,队员们连夜抄写分谱。

这是全体队员熟悉的乐曲,虽然仅有半天的练习时间,但在9月30日下午的政协闭幕会上,在10月1日的开国大典上,近200名队员没有出现一个音符的错误,圆满完成任务。

“为应对敌机侵扰和敌特破坏,当时得到的命令是,哪怕天上扔炸弹,你们都在原地不许动。”罗浪生前每次回忆起那历史性的一天,仍心潮澎湃。万众瞩目中,29岁的罗浪指挥200名军乐队队员,向世界奏响了一首首雄壮激昂的乐曲。

刚退休不久的第九任军乐团团长邹锐说:“罗浪制定的阅兵奏乐方案融入了家国情怀,从选曲到演奏风格、节奏都历久弥新。可以说是罗浪奠定了我们国家典礼乐的基础。”


图片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影↑



图片


图片



02



《电波纪事》

图片


导语

1949年10月1日,当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向全世界播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后,杨兆麟也终于体会到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人物介绍

杨兆麟:原新华广播电台记者。

曾参加开国大典等重要活动的采访。写有《桑给巴尔纪行》等,合编有《人民大众的号角——延安(陕北)广播史话》。

图片


向上滑动阅读背后故事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的盛况,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台长杨兆麟,就是开国大典实况广播的重要参与者。

大约从1949年8月底开始,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各有关部门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当时,转播设备相当简陋,技术上有不少难题。其中之一,是当时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只有一个喇叭的普通扩音器,音量相当小,而参加开国大典的有30万人,显然不能适应需要。曾参与创建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的军委三局九队队长傅英豪想出一个办法,设计、制作了一种大型扩音器,把九只喇叭焊接在一块金属板上,形成强大的音量,大家把它戏称为“九头鸟”,在天安门广场架设了好几个“九头鸟”,从而解决了扩音器的问题。

开国大典上,播音员以简洁、明快的语言,把那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传递给全世界听众。

晚上9时,庆典快要结束时,周恩来大声向天安门广场上的群众喊道:“同志们辛苦了,大会结束了。”按照原定的程序,播音员报了结束语,宣布了实况广播结束,天安门城楼下的机房随之关机。大家以为圆满地完成任务了,可是,却出现了事前无法预料的情况: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群众,向着天安门城楼欢呼、雀跃,久久不愿意离去。

目睹眼前生动的宏大场面,因为已经广播了结束语,停止播音,杨兆麟等人束手无策,只好留下“历史性”的巨大遗憾。


图片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影↑



图片


图片



03



《黑白里的红色人生》

图片


导语

从上海滩的著名摄影师,到延安岁月里为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拍摄照片,吴印咸完成了艺术和人生的同时转变。

人物介绍

吴印咸:中国内地摄影师、导演。

著有剧情电影《风云儿女》、纪录片《南泥湾》等。

图片
图片


向上滑动阅读背后故事

吴印咸在延安期间,不仅按照周恩来的指示精神拍摄了《南泥湾》与《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等纪录片,而且还抽空为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彭德怀等领袖人物拍下了一张张珍贵的照片。值得一提的是,吴印咸对周恩来特别敬重,不仅敬重他的才华,更敬重他的人品。这两位出生于淮海大地的革命家与艺术家,在不同的探索之路上心心相印。1941年,自抗战前线归来的吴印咸与周恩来在延安窑洞门前见面了。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此时周恩来稍有闲暇,吴印咸便不失时机地轻按快门摄下了一位英俊潇洒的革命家兼美男子形象。这张不可多得的照片,后来被吴印咸收入自己的《摄影集》中。

众所周知,周恩来与邓颖超是革命路上的同志,数十年风雨同舟,互敬互爱,堪称中华民族爱情史上的楷模。作为比周恩来仅仅小2岁的吴印咸,既把周恩来看成是首长,又把他看成是兄长。他对周邓夫妇忠贞不二的夫妻情感观察在眼里,敬慕在心头。为他们拍一张合影照,吴印咸久有此心。直到1943年的一天,当周恩来夫妇自远方归来之时,吴印咸特地带上相机,到他们居住的窑洞登门拜访。这一次他又没有错过良机,就是在那个领袖居住的简陋的窑洞门前,他摄下了这对革命夫妇慈祥的笑脸,也摄下了他们身后博大宽广的黄土地。于是,在吴印咸数十年的摄影历程中,又多了一张代表作品《周恩来与邓颖超》。


图片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影↑



图片


图片



04



《北京·东京》

图片


导语

从1952年开始,站在日本的国土上,迎接中日建交的第一道曙光,成为了肖向前此后二十年的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愿望。

人物介绍

肖向前:外交官。

对日外交工作做出很大贡献,是新中国对日外交的重要历史见证人。早年参加革命,改名为肖向前,一直沿用至建国后。曾经在日本读书。曾经作为中国驻日首席代表,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

图片


向上滑动阅读背后故事

1953年,为解决在华日侨归国问题,我国红十字会接待了日本赤十字社、日中友好协会、日本和平联络会的访华团。日本战败投降后,有一批日本人留在中国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或其他工作,为解决他们的回国问题,由两国红十字会牵头协商,达成了送侨接侨的协议。肖向前作为中方代表团秘书参加会谈。结果双方同意由日方派船到天津港迎接侨民,中方则将其送至天津港。肖向前陪同廖承志同志到天津港送行。其实他们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接船,因为日方随船送来了战时被强征而牺牲在日本的中国劳工烈士遗骨,中方在码头举行了庄重的劳工烈士遗骨迎接仪式。

为答谢中方对日侨归国问题的支持,1954年,日本红十字会正式邀请中国红十字会组团访问日本,当年年底成行,肖向前担任该团的秘书,负责同日方全面联系。代表团在日本祭奠了中国劳工受害者后,广泛接触日本社会各界,宣传了新中国的形象,受到日本民众的欢迎,推动了中日民间友好的又一个高潮。


图片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影↑



图片


图片






资料来源



1.泉州网——《罗浪:新中国军乐事业奠基人》

2.重庆晨报——《还记得开国大典广播吗?老台长杨兆麟说“留有遗憾”

3.人民网——《摄影大师吴印咸与周恩来的交往【2】

4.中国青年报——《肖向前:我在日本当首席代表》

以上资料,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北京畅想之星